美国15大避税公司:最高利润超百亿美元,税额却是负数……

2021-01-07 17:18:14  阅读 93 次 评论 0 条

  美国科技大厂“税收”缩影:拿着数十亿、数百亿美元净利润,税额可能为负。

  因为离婚,亚马逊CEO贝佐斯手中所持亚马逊份额被前妻拿走25%,价值约360亿美元。

  虽然小有打击,但这件事情并没有妨碍贝佐斯在之后拿回“全球首富”的桂冠,亚马逊也依旧是全球科技企业的领头羊之一。

  时至今日,亚马逊的市值高达1.61万亿美元,贝佐斯本人的身价也已经达到1821亿美元。但是令人颇为惊奇的是,在净利润超过了130亿美元的前提下,亚马逊的纳税额竟然只有1.62亿美元,过去两年甚至税额为负数。

  美国15大避税公司:最高利润超百亿美元,税额却是负数……第1张-YMS黑板报

  避税哪家强?亚马逊——0税额,甚至倒拿退税

  昨日,国外媒体做了一个榜单“美国15大避税公司”,人们所熟识的亚马逊、IBM、通用、星巴克等皆榜上有名。其中,亚马逊凭实力拿下榜首。

  逃税是什么,想必不需要多做解释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违法的行为。至于“避税”,则是一种完全合法的行为。

  针对避税,这家外媒在报道中指出,在美国,对超级富豪有太多的豁免,而当考虑到美国最大的一些公司时,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比如Institute On Taxation And Economic Policy发布的一份研究显示,在2018年,美国财富500强公司中,379家盈利公司的实际税率为11.1%,比已经大幅降低的法定税率还低了50%左右,更是有91家公司没有缴纳任何税款,甚至负数,即便他们之中的某些是盈利的。

  在此之前,2008-2015年间,每年能够做到完全逃过企业税的企业数量只有2018年的5分之一,仅有18家公司实现了0纳税甚至负纳税。就眼下的情况,基于法定税率再砍一半、0纳税甚至负数,最终带来的后果是,2018年美国联邦政府少收了约740亿美元的企业税。

  而正如榜单的排名,论及避税能力,亚马逊可谓“个中高手”:

  美国15大避税公司:最高利润超百亿美元,税额却是负数……第2张-YMS黑板报

  利润过百亿却0纳税,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从以上0纳税企业数量的增长幅度可以看到,2017年可以说是一个“拐点”的存在。

  就是在这一年的12月,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税改法案,将企业所得税率从35%将至21%。

  但是想必大家也注意到了,虽然法定税率是21%,但是包括亚马逊在内的诸多企业缴税到最后并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甚至还出现了负税率。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依旧以亚马逊为例,在美国境内,它的主要避税方式有三种,分别是:

  

不断新增设施、购物新设备作为商业投资,增加抵扣额; 给员工发股票来取代现金,股票增加,抵扣税越多; 在各地建立仓库和数据中心,通过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来获得税收优惠。

  与此同时,亚马逊也没有忽略那些通用避税方式,包括选一个好的公司注册地来省下税费,以及充分利用美国税法中的“亏损抵后”规则,即用当年发生的亏损额,来抵消往后年度(期限为15年)的应税所得,从而实现所得税收益。

  美国15大避税公司:最高利润超百亿美元,税额却是负数……第3张-YMS黑板报

  以上是亚马逊在美国境内的避税手段,但作为一家国际性公司,在海外市场,这一套规则并不适用。

  在这一点上,亚马逊的做法是搭建一个避税架构。比如在欧洲,亚马逊搭建“美国——卢森堡经营主体——卢森堡壳公司”避税架构,经营主体通过将90%以上收入过渡给壳公司,实现极少的所得额,继而降低税率;壳公司作为一家合伙企业本身在卢森堡就不征税,仅在合伙人一方征税,如此一来,壳公司成不了纳税主体,而合作人又远在美国,最后无税可纳。

  依据美国修改前的美国税法(2017年之前),当地企业位于国外的公司所产生的利润汇回美国前,无需纳税。也因此这一样一环扣一环,亚马逊通过避税架构,成功将欧洲销售利润率降至1%以内。

  可以看出,就避税这回事上,包括亚马逊在内的美国企业可谓百般花样。

  美国科技大厂2021年的关键词是?

  在外媒评出的美国15大避税公司中,科技企业虽然不多,但在前三名中就囊括了2名科技大厂,另外还有Netflix。

  而在榜单之外,诸如英伟达、苹果、Facebook、Alphabet以及Salesforce等科技大厂或多或少都存在通过避税手段实现低联邦税的行为,其中的一些也一度曾经体会过0税额,甚至负税额的“甜头”。

  只不过,眼下距离特朗普卸任总统一职剩下不到20天的时间,而即将上任的拜登早在之前就提议,将企业税从21%提高到28%,对美国公司征收新的最低税。

  美国15大避税公司:最高利润超百亿美元,税额却是负数……第4张-YMS黑板报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注意到,就在去年,虽然全球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霾下,但科技大厂在中后期皆重新振作起来,更是在营收、利润等方面再创新高,比如亚马逊,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已经就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又比如微软,2020年前三季度累计净利润与2019年总额仅有51亿美元的差距……

  众所周知,因为移动设备、云服务等需求的暴增,这些科技大厂都抓住了财机,股票在下半年也是一路高走。但是相对的,其他诸多行业却因为疫情的缘故被打压下去,首当其冲的就是零售企业,也因此,科技行业与其他行业之间的差距也被进一步拉大。

  依照目前科技行业的一派繁荣,根据以往的经验,或许是时候“分散科技行业财富效应”了。至于怎么做,增加税收可能是一种直接的做法。

  事实上,除了拜登,诸如西雅图和旧金山等城市也早已瞄准了科技行业,并出台了一些政策,包括向大企业征税来补贴无家可归者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开始,一起针对科技大厂的反垄断调查被正式摆上台面。新的一年已经到来,面对科技行业的财富偏移、权责等问题,或许是时候开始进一步加以考虑了。

本文地址:https://www.yms7.com/post/869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