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停不下来,华为做投资业绩堪比顶级VC

2020-12-31 17:17:52  阅读 66 次 评论 0 条

  本文转载自 投中网,作者陶辉东,ID:thd002006

  不声不响中,华为正携被投企业组团进军科创板。

  IPO停不下来,华为做投资业绩堪比顶级VC第1张-YMS黑板报

  2020年12月22日,灿勤科技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即将登陆A股。如无意外,它将是华为投出的第二家科创板上市公司。此前,华为投资的思瑞浦已经成功上市,目前市值高达320亿元。在灿勤科技之后还有多家华为的被投企业正在上市进程中,东芯半导体于9月22日申报科创板,目前已经完成问询回复;山东天岳、好达电子已经在IPO辅导。此前还有天科合达也申报科创板并走完了问询,但意外的撤回了申请。

  2019年4月,华为打破任正非亲自定下的"不投供应商"的原则,注册成立了哈勃投资,开始在半导体领域进行较大规模的投资。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华为已经有一个项目IPO,一个项目过会,一个项目已申报,还有两个项目在IPO辅导中,以投资业绩而论堪比顶级VC。

  当然,对华为来说做投资不只是为了获取投资回报而已,扶持国内半导体产业链才是真正目的。

  "华为军团"现身科创板

  哈勃投资成立后,投资活动非常活跃。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哈勃投资目前已经对外投资了22家企业,其中仅在2020年就投资了19家。

  22家个已投项目的情况汇总如下。

  IPO停不下来,华为做投资业绩堪比顶级VC第2张-YMS黑板报

  可以看到,哈勃投资的企业多集中在半导体领域。在支持硬科技企业上市的科创板推出后,它们迎来了历史性的上市机遇期,扎堆上市也就不足为奇了。除了已上市或已进入上市轨道的5家企业外,其他企业中不少也有很强烈的上市预期。可以预计,哈勃投资的IPO项目数量将继续攀升。

  并且,华为投资的企业中,不少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融资份额非常抢手,国家大基金、红杉、元禾等不同背景的顶级VC/PE扎堆。最新一例是,华为2020年9月份投资的芯视界微电子,在12月又拿到了红杉资本的投资。

  在已上市项目中,华为的投资回报率相当可观。2020年9月21日上市的思瑞浦,目前股价400元(12月24日收盘),较发行价上涨了246%。目前思瑞浦市值320亿元,华为的持股市值高达19亿元。而在2019年7月,哈勃投资以7200万元认购了思瑞浦增发的224万股股份,增资单价为32.13元/股,思瑞浦投后估值9亿元。也就是说,一年时间华为账面浮盈18亿元以上,回报倍数达26倍。

  此次过会的灿勤科技带给华为的回报也会非常惊人。根据灿勤科技招股书,灿勤科技本次公开发行股份10,000.00 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 25%,扣除发行费用计划净募集资金38.4亿元。以此计算灿勤科技预计市值应在160亿元左右。

  而在2020年4月29日,哈勃投资以1.1亿元的价格,从灿勤科技控股股东灿勤管理手中受让了1375万股,受让成本为8元/股。以灿勤科技上市后160亿市值计算,哈勃投资的持股市值将超过7亿元,半年增值6倍。并且,这只是按预计发行价计算的非常保守的数字,对应市盈率只有22倍,灿勤科技上市后的实际市值大概率还要翻好几倍。

  华为的超神战绩,绝对不是一般的VC/PE能够复制的。在上市前夕,以只相当于预计发行价七分之一的价格入股,这是VC/PE无法想象的待遇。但华为能够拿到这样的"底价",当然是有原因的。

  投资一个亿,订单十个亿

  灿勤科技在得到华为的垂青之后出现了业绩的大爆发。换句话说,在被华为看上之前,它实际上活得相当"惨淡"。

  2017年,灿勤科技营业收入1.2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只有2800万元。而到了2019年,灿勤科技营业收入达14亿元,净利润7.2亿元。两年时间营收涨了11倍,净利润更是涨了25倍。

  灿勤科技增长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华为。2017年华为向灿勤科技的采购额是2000万元,仅占后者总收入的16.8%。在2019年,华为的采购额增至12.9亿元,占灿勤科技总收入的。2020年上半年,华为的比重继续上升,贡献了6.8亿元营收,占灿勤科技总收入的92.68%。

  灿勤科技2018 年量产的 5G 介质波导滤波器,是 5G宏基站的核心射频器件之一。公开信息显示,目前灿勤科技是华为5G宏基站滤波器的第一大供应商。

  华为对灿勤科技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说重塑了灿勤科技也不为过。灿勤科技是一家微波介质陶瓷元器件厂商,在2017年的时候旗下有滤波器、低互调无源组件、天线、谐振器等多种主要产品,它们各自占营收的比重也大体均衡。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灿勤科技只剩下了一个主要产品,那就是华为采购的滤波器,其他各产品的销量不但没有增长,反而还大幅萎缩,看起来像是战略性放弃了。可以说,灿勤科技把自己彻底绑上了华为的战车,成了一家依赖单一产品、单一客户的公司。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已上市的思瑞浦身上。

  思瑞浦的主打产品是信号链模拟芯片,功能是完成模拟信号与数字信号的转化,也是5G基站的关键部件之一。

  在被华为相中之前,思瑞浦处在挣扎求生的状态之中。2016年思瑞浦申请在新三板挂牌,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收入3056.53万元,净利润仅18万元。到2018年,创业六年的思瑞浦收入1.14亿元,亏损了882万元。直到2019年,来自华为的订单让思瑞浦直接上了一个台阶。收入增长167%达到3.04亿元,净利润则达到7098万元,弥补了创业以来的所有亏损,扫清了上市之路。

  账上3000多亿现金,华为做投资停不下来

  2019年4月哈勃投资成立时,华为给的注册资本是7亿元。随着哈勃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华为不断向哈勃增资。2020年1月,华为追加对哈勃科技的出资至14亿元;2020年10月,华为再次追加至27亿元。华为对外投资的步伐显然在不断加快。

  以华为的资金实力,这点出资不在话下。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底账上现金和短期投资余额是3710亿元人民币。

  大举投资供应链企业,对华为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任正非多次说过华为不养"儿媳妇",因为养了"儿媳妇"就不能"见异思迁",而华为只有随时"见异思迁",选择最好的供应商,才能做出最好的产品。

  另外,华为过去还是一家全球供应链的公司,大量的供应商在海外。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优质的供应商,是华为的一贯做法。

  但在中兴事件之后,华为被迫做出重大调整。在"断供"的威胁下,在国内扶植供应链是华为必须做的现实选择。"华为过去其实不太理国内公司,但是中兴出事之后,华为的态度明显改变,我们有的企业,华为不仅给订单、给资金,还直接派技术团队过来指导。"一位基金合伙人告诉投中网。

  哈勃已投资的22家企业,大部分集中在5G和半导体领域,在晶圆、芯片设计、半导体设备等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有布局。之前有人开玩笑华为必须把"从沙子到芯片"的活全干了才行,从哈勃的投资布局来看,华为大概要用投资完成这一壮举。

  当然,应当指出的是,华为过去一年半的投资活动也并不完全局限于半导体。例如中蓝电子主要生产移动设备摄像头用超小型自动变焦马达和手机镜头等,是华为手机的供应商。另一个项目深思考人工智能,主要做语义理解与人机交互,跟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布局关系比较大。

本文地址:https://www.yms7.com/post/866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