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为在线教育添一把火

2020-11-30 17:17:37  阅读 79 次 评论 0 条

  等了十几年,在线教育终于等来了一个“突破口”。

  教育资源紧缺、分配不均衡……这些问题一直悬在国内教育事业的头顶。针对这些问题,国家政策指引的方向、社会企业推行的解决方案是将课堂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然而,过去10多年以来,虽然线上教育产业有所发展,但更多时候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到了2020年,势态迎来了一个转机——不到一年,用户数量增长近82%,月人均在线时长增幅一举突破100%。

  2020为在线教育添一把火第1张-YMS黑板报

  半年时间实现常态3年业绩,在线教育迎来小高潮

  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中,2020年可以算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年,不管是用户规模增长,抑或是资本投入,还是入局玩家,较之往年都有了一个新的突破。

  截至2020年3月,国内在线教育的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4.23亿,占据全国网民数量的46.8%,较之去年6月增长约1.91亿,增幅近82%。就在这一季度,教育类APP成为周复合增长率最快的1000个APP中占比最大的种类。

  与此同时,人们花在在线教育APP的时间也较以往多出许多。以K12在线教育为例,依旧是今年3月份,月人均使用时长已经达到了5.6小时。去年同期,这一数值仅有2.5,增幅足足达到了124%。

  针对这半年之内在线教育产业的“疯涨”,有业内人士这样总结:疫情加速了学生转到线上的速度,用半年时间吃掉了常态下3年才能实现的用户增长。

  2020为在线教育添一把火第2张-YMS黑板报

  结合当前的产业情形,招商证券曾进行预测,到2023年,K12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元左右。

  面对这块市场,传统教培机构动起来了,创企动起来了,甚至一些互联网/科技头部企业也接连下场。俨然,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了今年的一个香饽饽。

  “小高潮”背后,在线教育用钱“烧”出一条路

  当教育场景被搬到线上,它在表现形式上就有了许多开发的可能性。

  具体以线上课程类产品为例,可以分为两个大方向,分别是:录播课程和直播课程。再进一步细分,录播课程分为视频教学和AI互动课程,直播课程分为大班课程、小班课程、一对一教学。其中,直播类教学在疫情期间相对获得的关注更多一些。

  至于赛道内主要玩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

  

以新东方、学而思为代表的传统教育培训头部企业,他们在过去通过线下教培已经打响了知名度、获取了用户。这一次,过往主攻线下的他们开始拓展线上业务; 以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等为代表的在线教育创企,他们多是以在线教育起家,在这一市场有着先发优势,在产品类型上也更多样化; 以腾讯、科大讯飞、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头部企业,他们之中的一些并不是在今年开始着手布局教育业务,但是多数都在今年对在线教育业务进行了重点推广。

  2020为在线教育添一把火第3张-YMS黑板报

  当前,头部玩家未定,诸如二、三线城市等市场尚未被完全开发,玩家们如何占领更多市场?无非两点:名师、营销。

  这其中,有一个共同点——烧钱。

  “清北网校诚聘中小学老师,年薪200万,上不封顶。”“网易有道招聘高中大班网课老师,年薪50万起。”……可以明显感觉到,几家头部公司在已疫情初期就开始努力挖行业名师。

  不过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就结果而言,名师的讲课水平可以说是接近的。在这一前提下,为了获取更多的用户,几家在线教育公司只能在营销上下功夫,譬如利用免费课程拉新等。只不过,这种营销手段的弊端也是明显的。

  据悉,去年在线教育大班课49元课的获客成本约为200-300元,到了今年,已经涨到600-700元。

  获客成本涨幅的背后,是获客难度的增加,而导致获客难度增加的原因,归根结底在于产品体验。

  综合多家发布的在线教育研究报告来看,在线教学体验差是被最多诟病的地方。具体一点,互动性弱、缺乏课堂学习氛围、课程与学生当前学习情况不贴合等等都是问题反馈集中地区。在这其中,还有致命一点——对提分没有效果。

  通过烧钱策略,在线教育玩家得以拉新,继而扩大用户规模,但他们忘了,没有好的教育成效做支撑,新用户的转化率将不会很高,更多时候将成为“过客”。

  2020为在线教育添一把火第4张-YMS黑板报

  这把火后,在线教育继续等待真正的风口

  从目前的市场局势来看,“烧钱”还是主流,且效果显著。

  依据相关报告,即便在复学之后,用户对直播课程的需求有所减退,但免费课程的营销策略依旧为头部企业带来了显著的品牌宣传效果,从而积累了大批用户流量,以此扩大业务规模、提升运营效率、实现商业变现等。

  以学而思、作业帮和猿辅导为例,通过这一营销策略,三家正价班的招生量在暑期期间均超过了百万。

  当然,超过百万只是开端,如何保证之后的高续班率才是真正的挑战,这就涉及到教学效果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帮助学生提高分数。

  没有好的教学效果,结果只会造成用户流失,兼之获客成本的逐渐攀升,现金流紧张甚至亏损是必然的事情。如若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于那些在线教育企业来说,等待他们的只有出局。

  事实上,就在近一年来,包括优胜教育等在内,已经有多家公司频频爆雷。爆雷的发生,一方面给予了市场向几位头部企业集中的速度,一方面也打击了用户的积极性。此时,在线教育市场监管薄弱的问题被暴露出来。

  从在线教育APP人均使用时长的柱形图来看,在年初2、3、4月份的暴增之后,人均使用时长再次回落到了疫情之前的状态,唯有在8月份出现一个小高峰。这意味着,在线教育的风口还没有真正来到,疫情的出现,只是为这一赛道添了一把火,让更多的人去尝试体验了一把在线教育,为之后的普及打好基础、做了一部分市场教育工作。

  但可惜的是,体验不佳、市场监管薄弱等问题尚未解决,令该赛道的向前推进颇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意味。

本文地址:https://www.yms7.com/post/84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