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在成都:不足10万辆 有公司称欠着几百万不给

2019-07-11 22:46:20  阅读 156 次 评论 0 条
临近下班高峰,单车来来往往,却难见小黄车身影。7月3日,记者来到小黄车去年12月时在成都的办公地四川航空广场,但其原办公楼层目前已没有“小黄车”的身影。

        临近下班高峰,单车来来往往,却难见小黄车身影。7月3日,记者来到小黄车去年12月时在成都的办公地四川航空广场,但其原办公楼层目前已没有“小黄车”的身影。

       每经记者 靳水平 每经编辑 陈俊杰

       短短3年时间,ofo在成都的境遇可谓是“火冰两重天”:从风头无两到败走蓉城,街头小黄车寥寥无几。

       如今的小黄车,在成都面临着拖欠供应商欠款、单车投放量巨减、僵尸车和摆放无序的车辆被清运到停车场报废等窘境。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并采访用户、行业监管部门和供应商等,试图还原ofo在成都运营的最新情况。


成都街头小黄车数量稀少 每经记者 靳水平摄

       街头小黄车稀少

       两年前,青桔和哈啰单车还没有投放成都,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上演的是小黄车与摩拜单车“双雄争霸”。

       时至今日,已是另一番光景。记者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旁、春熙路、太古里等人员密集地方鲜有看到小黄车的身影。偶尔有一两辆,也在“红、蓝、青”色中显得格外孤单,且这些小黄车有的少了链条,有的车把、座椅损坏,有的零件短缺,根本无法使用。

       “我已经很久没骑小黄车了,之前还交了押金,但是一直没有退到,也就没怎么管了。”一位单车骑行者说。

       “自从小黄车要收押金,我就选择了其他品牌不收押金的单车,而小黄车的押金一直没有退到。”在记者随机采访的5个人当中,这是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临近下班高峰,单车来来往往,却难见小黄车身影。7月3日,记者来到小黄车去年12月时在成都的办公地四川航空广场,但其原办公楼层目前已没有“小黄车”的身影。

       “我们也不太清楚情况,好像没有这家企业。”该大楼物管表示。记者随后拨通了去年联系过的ofo成都公关人员电话,其称“半年前已经离职”。

       随后,记者又来到到成都大面镇地铁站旁边一块曾大量停放小黄车之处。去年底,该空地场横七竖八堆放了上万辆小黄车,如今已不见踪迹。

       成都市城管委:小黄车目前不足10万辆

       一组数据对比,可以反映小黄车在成都的市场境地。

       2017年,ofo联合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发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骑行报告》,成都城市骑行指数继第二季度后再排第一。同年,来自ofo成都的数据显示,当年成都市民骑行ofo小黄车的总距离达到6亿公里。

       但昔日盛况,已然难再。近日,成都市城管委市容管理处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成都市共享单车监管平台数据,小黄车在“5+1”区域已不到10万辆。“现在的运维人员之前给我们报过,(人员)大概在50个人左右”。

       该人士表示,小黄车进入成都3年,日晒雨淋,大部分车辆接近报废,街面出现了很多坏损、遗弃的小黄车,还明显影响了市容和行人通行。“我们为此开展了集中清理行动,当然不仅仅是小黄车,其他品牌也有坏损的,6月份我们清理了大概有5万多辆坏损单车,但小黄车坏损比例要更多一些”。据其透露,针对小黄车乱停乱放和运营方面的问题,市城管委也多次约谈相关负责人,要求其严格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完善日常巡查管理。

       至于报废的车辆,单车企业都与报废回收企业建立了回收合同,从目前清理整理情况看,报废小黄车在停放秩序上没多大的问题。“因为数量少了,问题相对来说就少了。”上述人士说,“我们一直还是在与小黄车企业保持着沟通,他们也有专人负责对接。沟通渠道是畅通的,但是他们现在(办公地)搬到哪里去了,我确实也不知道”。

       成都物流商:“ofo拖欠我们四五百万欠款”


被遗弃的破损小黄车 每经记者 靳水平 摄

“ofo还欠我们四五百万元,至今仍未归还。”成都一位物流公司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ofo目前的情况,我们其实都比较清楚”。该负责人原本同意跟记者见面,陈述一下事件的始末。但后来其又表示,由于公司有一桩司法官司,且和小黄车有一定关系,“时机敏感,暂不接受媒体采访”。

目前,小黄车因拖欠货款等面临众多诉讼。记者注意到,作为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曾因为拖欠合作方欠款,被告上法庭。原告方上海白马投资有限公司称,东峡大通公司拖欠白马公司的广告发布费以及违约金,共计500多万元。目前,法院已判决,责令东峡大通支付欠款以及违约金。

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以来,至少有九家公司起诉东峡大通公司,多是因为东峡大通司未能按照约定支付款项而产生纠纷。

对于公司情况,ofo成都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ofo在成都一直只有分公司,没有办事处”。而针对记者提出的其他有关问题,对方未予回应。记者也未能获得ofo公司方面的回应。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站长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yms7.com/post/459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