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直播老板自述:我是如何发展足疗店小姐当主播的

2017-07-21 21:36:50  阅读 880 次 评论 0 条

他是一家涉黄直播平台的老板,对于风口上的直播行业十分了解。在数次与叶探花见面后,他向我们系统地讲述了黄播产业链的构成、做黄播平台的成本、主播的来源等问题。虽然言语间无不流露着对娴熟驾驭屌丝流量的自得,但也能感受到其内心深处对从事黄播职业的恐惧,以及未来能否洗白转型的担忧。随着政府监管收紧,当直播进入下半场后,还有多少平台可以存活?我们希望借此报道还原行业生态,以期为业内人士提供参考。以下为口述。

黄播圈子的技术都是野路子,我应该算是野路子里的正规军。

我是名牌大学的正经科班出身,毕业后在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做了几年运营经理,曾经一个人完成过10个产品的全部测试。但是老板太抠,除工资外,没有其他福利。于是,在他给我第11个产品时,我辞职了。

我的家庭在当地算是小康水平吧,有房有车,家里从小就想我考一个铁饭碗。可我属于比较叛逆和折腾,且对人生有很多展望,我希望可以体验不同的生活,三百六十五行,我都幻想去尝试,比如今年我要去做HR,明年要去做金融、保险等,我要体验一下每个职业在社会里面的地位、层级的不同。

不过,有一点,我很确定,一定要当一次老板的。

制作全套材料

之前的工作经历锻炼了我一个人可以cover整个项目的能力,从策划到Demo,一个人就可以把所有的活都干了。

变现的思维我也有,上学期间我就给人办假证、卖黄片,小赚了一笔,捞了所谓的第一桶金。

唯一的缺陷就是流量,流量代表着客户。如果有了流量,谁也拦不住我赚钱。所以,我要先做流量,那种不需要花钱的流量。

互联网创业公司在融资之后动辄拿出30%的钱投在推广上,无非就是打广告,投百度、做SEO、SEM等等,这在互联网时代都叫套路。

系统的规则永远是,你投的钱越多,你的展示就越多,收入可能就越多。所以市场经理也养成了刻板思维,但流量的主动权不在他手里。

我所理解真正的流量是深埋于各大入口级平台里的,比如,游戏、直播等一切可以私信或公屏喊话的地方,是可以通过一定的手段来免费获取的。

比如,你在看直播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有人不断在发“加微信XXX看裸聊”,这就是我们干的。操作很简单,花500-1000块找人写一个自动化的脚本就行了。

 

或者,也可以花上两三万在网上买一个群控,再从一些养号工作室那买几百个人造的美女微信号,再买上一两百个低端智能机。

一个手机可以控制50个号,一个美女号通过附近的人、漂流瓶等手段可以加三十来个用户,100个手机1天就有1万多用户,不过这种做法成本相对较高。

为节省成本,我是自己养了一批号,又开发了一个比市面上略微智能的群控,给每个号一个人设,每天发点原创的朋友圈,再跟那些用户简单互动几句,质量算是比较高的。

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互联网世界最大的流量还是低俗和色情。有人指责说我这种看法上不得台面,我反而觉得他们有点幼稚。快手、快播、迅雷、UC浏览器、哪一个不是靠低俗和色情起家的?

当然,要想规避风险,不暴露自己真实信息,首先得注册个假的空壳公司

一般先在网上花1500元买一个四件套(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卡、优盾),然后把四件套寄到成都、珠海、深圳这些地方去注册公司,法人如果到场,700元可以办下来,法人不到场的情况下,花1500-2000元也能办。

 

做一个空壳公司,总共下来整个成本也就花上3000元-5000元就行了。

充值方式更简单了,就两种。一种是APP内直接支付,一种是通过微信服务号充值。注册了空壳公司后,可以顺道用这个空壳公司注册一个微信账号。

如果不想注册空壳公司,也可以直接买一个微信公号,一个微信开放平台的账号市场价标到了8000,贵的一万多。

找人代开发一个App的成本是三五万元,或是自己招两个技术,一个前端一个后端,每人开两万一个月的工资,两个月完全可以开发出来。这之后再做其他马甲基本不会再产生费用。

我的做法是,同时招聘10个技术,然后一个月试错,最终淘汰8个,剩下两个可以跟我分账。

无论做哪一行,最终目的都是老板要赚钱的,其他什么不重要。

足疗小姐当主播

如今,市面上很多关于直播的传闻都是假的。唯独一点是真的,黄播主播最大的来源的确是小姐和足疗店技师。

早年,我认识的一个做Spa的技师,带全套的一次大保健价格在八九百元。因为今年年初严打的时候,失业了,找我要活干,我就拉过来当主播了。她们的需求也不多,一天能挣个五六百元就可以了。

我们招募主播起初也是跟一些小公会合作,直接用他们的人,可是根本不稳定,所以后期我都是自己培养自己的主播。

绿播平台跟公会合作,出了事还可以把责任转嫁给公会,而黄播出了事,根本推不出去,反而增加泄密的风险。

在圈子里,我认识一些主播,她们一旦跟平台提价不成,就转身去把这家的情况卖给了另一家平台。

黄播的技术全是野路子,技术很垃圾,一旦被盯上,就很容易被搞,通过“撞库”(黑客盗取密码的一种方式)就能把你的IP、金额全撞出来,然后材料给网监一送,一下就完蛋了,之前一个老板就是这么被搞掉的。

黄播有90%都是被同行搞死的。这个用户人群虽然确实很大,但也有非常大的重叠。各黄播平台的流量基本上就是一波流量。如果你想干大的话,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批量成立空壳公司,批量上App,要么就干死对方。如压寨、夜狼、土壕等都是业内有名的。

一般情况下,一个黄播平台招10个主播就够了,可以保证一天赚个一两万元。

之前政府查封的蜜桃秀,我认识其中一个大主播,打赏收入跟平台之间55开,一晚上能到手3000元,碰上土豪带着军团过来,一晚最高拿过两万。

至于媒体上说的主播月入多少这些消息,我们一般是不看的,笑一笑就完了,很多平台跟公会都在有目的地制造流水,真实收入多少很难说。

黄播里也有土豪大哥。大哥到哪个直播间,就刷到榜一,然后吸引了一帮小弟在后边跟着,ID前缀全改成一样的,就形成一个家族。

各个主播对大哥都很尊敬,大哥说脱,脱了就给你刷礼物,不脱我们全走,主播全都脱。

有的大哥单纯是寻求虚拟刺激感,有的大哥其实就是想自己做黄播平台,让这些主播看到实力后把她们再挖过来,家族的人就相当于启动黄播平台的初始粉丝。

我们这行公认做得最好的平台是聊播。聊播应该有四五十个主播,算是非常大的了。一天能有几十万收入。我从一个做产品的角度来分析,无论他的分享机制加入分销功能,还是用户体验都是最好的。

 

现在很多黄播都太粗暴了,一进去就是哥哥脱不脱啊。一个好的黄播主播,不能一上来就问脱不脱,男人都是有感情的,套路一点会更好,就跟玩游戏一样,平常去足疗店做全套大保健都会先聊一会。

另外,聊播的规避机制做得很好,主播开播的时候会让主播先读一段话,保证严格遵守聊播的这个条例,这段承诺视频会上传服务器,如果监管部门查到了,至少聊播平台可以说自己是规定了不允许涉黄的,但谁知道她露了呀?尽全力地想办法打擦边球。

野路子里的“正规派”

有朋友问我,正经科班出身却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心理上有没有负罪感?老实说,我真没有。

有一些人注定是韭菜,要被收割。他的情商,智商和能挣多少钱都是固定的。一个五六七八线城市普通上班的直男,一个月收入两三千千,小姐玩不起,约P又不会约,那就只能看这屏幕意淫一把。

我之前还卖过黄色小视频,积累了很多用户。他们无聊的时候就是打开附近的人,看到美女头像就想产生点性方面的关系,然后就会主动问,能不能看看胸,看看洗澡,我先卖他3块钱一个视频,不贵吧?他看完3块的,又问我有没有5块的、8块的,这怪我吗?是他自己要的啊。

色情行业之所以能成为生意无非就是因为有需求、有欲望,为什么一到夏天强奸案就多?这都是一个道理,他管不好自己的需求和欲望,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从来没有让人家破人亡。我做黄播也一样,对我的主播是有要求的,就是看哪个人花钱过多了,就要提醒他把握一个度。我认为这是合理的因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需求交易。

当然,和很多行业一样,我们这个圈子也是有鄙视链的。

有很多人特别暴力,收了钱就拉黑,不提供服务,没有职业道德,我就说你们能不能像网易一样艺术一点?有点职业道德?

我永远瞧不起哪些给了钱不发货的,因为他没有考虑到复购的力量,要么怎么说,我是野路子里面的正规派呢。

渴望洗白

圈子里混久了,我知道很多同行都没有下限,睡主播的事稀松平常,这些主播也不在意这些事。

但对我来说,这是忌讳。

我的原则是,千万不能跟自己的主播发生关系,这跟包二奶的道理都是一样,都是套路,主播送上来那一定都是有利益需求的。我顶多聊聊骚,我不可能发生那种关系。

我甚至告诉我手下的人,如果你实在忍不住了,你来找我,我给你钱,出去解决。

我对一个人控制欲望的能力看得很重,如果对自己的管理做不到的话,可能干不成事。

所以,我一般跟人合作就是直接问你想要什么,你想要分多少,我也在看别人的欲望。我之前那家公司就是老板们在想尽办法的分钱,留不住人,所以我就走了。

我现在自己开公司就特别注意,我花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培养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让他走呢?

团队合作很重要,马云还有18干将呢。我之前跟过一个大姐,她第一月收入了30万,分我15万,我说我不该拿这么多,大姐的情商非常高,她说,你值这个价。

于是,我一辈子都认她是大姐,我感恩,下个项目,她问我要多少,我只要30%。有的老板不明白这事,跟你绕很多弯子,这样以后,你连个兄弟都没有。

这个圈子也比较讲江湖道义,有好多兄弟捧你是必要条件。分钱的时候,我向来都是跟我的合伙人们说,你们多拿点,我20出头不着急结婚,能一起玩已经很荣幸了。

我没有这么贪,一年挣个一两百万可以了。我对我的欲望控制得很好。

最重要的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黄播不是我的最终事业。

我做黄播只是想用来训练流量思维,检验我的流量打法是否可行,我对流量的认知是非常高的,包括流量怎么洗白,怎么做积分墙的任务,再去承接广告商,去投本地的医疗、地产广告等等。

不想做黄播了,我随时可以退出来。我很清楚地意识到,我的终极是白的,启动了另外几个正经的项目。

比如,黄播的用户很多是从游戏平台里导流出来的,游戏里男性用户居多,但只要这个引流-获客-变现的路子可以走通,我完全可以不卖色情,做一个正经的游戏交易平台,以资本市场估值来讲,一个游戏粉丝值20-50块钱,这也能融资。

我本人接触的朋友其实也不缺接触上层社会的机会,但是和大佬对话我需要一个拿得出手的项目,如果我说我做的只是一个色流App,他们指定看不上我,等到我哪天要是做出一个农村唱吧来,那就行了。

事实上,我的确已经逐步淡出了黄播领域,至少不会在国内做,国内有关部门的监管确实挺严,也很有效,违规挣钱的风险越来越大。现在做黄播也都开始走上层路线,但这个花销太大,舍不得孩子就套不住狼。

所以,有些同行都已经在开拓海外市场,往东南亚、东非六国这些地方发展,而且很受欢迎,成本也没有那么高。

奇怪的是,在日本行不通。我想了下原因,大概是因为日本的情色生意主要依赖于线下的援交网,线上不是刚需,那些妈咪让援交妹入驻直播不过是为线下引流而已。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那个理,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滋生什么样的行业,要知道,人性的欲望总是无穷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有句台词说道,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能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侯,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没错,在夏日的阳光下,这是个纯净的日子。

- End -

 

福利彩蛋

YMS淘宝券-每天坚持为大家更新超值宝贝...

本文地址:https://www.yms7.com/post/18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