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的前五和元庆的前三,只有口号和理想不行

 老罗的前五和元庆的前三,只有口号和理想不行 科技资讯

一度时间我们非常在意的是市场份额,因为有了份额就有了话语权,无论是什么样的产品,都喜欢称霸,得第一,好像这样也才够面子,够实力。但是我们也看到,一度我们做得非常大的一些市场,真正能够形成长效发展模式,以及成长空间的却不大,甚至一些早早地就夭折了,曾经的碟机,一度的功能手机、电视机,甚至光伏产品等等。其实,当我们的科技企业也开始拿地进军到房地产市场的时候,也说明钱不能通过科技创新带来收益,而需要依托房地产的“快经济”模式获得效益,无疑是一种悲哀。我们能想到苹果、谷歌、Facebook、IBM这些企业能靠进军房地产吗?即使是去捞快钱也未曾听闻吧?

对于国内手机行业来说,2016年是颇有意思的一年。一方面是手机的价格在悄然推高,这和以前一直打价格战,尤其是千元智能机走得是相反的策略。说明有两方面的热点转换:其一是用户对于价格的敏感度或许已经不再那么强烈,尤其是进入到4G时代之后,应用的多样化和多元性注定了智能手机的性能和应用范畴在不断地延伸,这样过分强调价格便宜,而无法满足需求变得让人有点恼怒。

另一方面,手机厂商也发现过分追逐价格战对于本身的利润、收益、发展都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想和苹果、三星等企业能形成长期抗衡的局面,就需要在现有的价格上增加更多的冗余度,起码让企业的发展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延续,在一年几乎两三次新品迭代中能够持续跟进,这也促成了国产手机的价格略有上浮。

无论是用户还是粉丝,基本也能接受这种价格的变迁。当然对于部分国产手机的豪华版(超豪华版)来说,面对的用户群不同,价格的高企反而不具备代表意义。当然,这种价格的迭代也是瞄着苹果的产品而去的,毕竟苹果的价格和利润都是非常高的。三星的炸机给国产手机厂商的发展带来一个小小的契机,国产手机厂商乘势推进,在份额上小有斩获。其实对于部分国产高端机,在一定的市场内还是有自己的用户群的,这或许也是意外之喜吧。

过分强调份额,对于国产手机厂商来说,或许意义不是很大。尤其是要把自己的小目标定在排位次序的时候,其实更应该看到的市场的需求变化。在这方面,我们看到罗永浩喊话称,要用用五年时间把锤子手机做到国内前五。而杨元庆也曾说过,“国产手机厂商彼此之间都有过节,但最后达成一致,把目光瞄想全球市场,联想和小米、华为一起,争取成为全球前三名,到时候再争一二三”。

这样的豪言和壮语又有多大的意义?五年、十年的时间对于一个类似于“快消品”的迭代市场而言,周期拉得太长了,看看摩托罗拉、诺基亚的辉煌才有几年?再追溯柯达、富士、佳能、索尼等厂商的辉煌又有几年?手机的定位逐渐开始应用化和同质化,在这样的市场格局下,谈五年规划,显然有点目标太远大了。而全球前三的决心在三星依然庞杂,苹果也要进入到新兴市场之后,攻城拔寨的其实不仅仅是我们的厂商,而在国内市场,依托传统渠道的OPPO、vivo的影响力,甚至超越了其他。这时候,仅仅盯着市场份额其实不足以令人信服。

令人纳闷的是,我们的手机厂商为何非要喊着自己的要进入全球前三这样的豪言呢?没有足够的利润,即使涌进去了或许也是昙花一现,并不能带来长远的发展。更何况,现在的手机市场基本已经是红海一片了。老罗表示,“一旦手机业务开始盈利,他们就会马上加大在VR 领域中的投入”,罗永浩认为在8-10 年后手机这一代平台可能就会被VR 取代,规划总是充满了预期和看不清的摸索。做好自己才是根本,做好产品也是基础。追逐概念和模式的转换,多数情况下并不能得到长远的发展。

对于联想,今年也是艰难的一年。联想发布的2016年首季业绩(2016年4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显示,集团收入同比减少6%至101亿美元,毛利同比减少15%至15.18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1%至1.76亿美元,其中包括集团在本财季出售的一处北京房产,其带来的1.29亿美元收益被计入到营业利润中。

而联想移动虽然想把MOTO这个品牌再次带回到中国市场,但很遗憾,不算成功。模块化手机被联想当作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甚至要摒弃其他的品牌,喊出联想手机只有一个品牌。但是,用户的需求,粉丝的需要,市场的共振,都是需要去努力和克服的,如果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统一,那么概念化或许也只能是概念化,得不到用户的垂青,即使再有概念也是枉然。谷歌曾经放弃,联想就能成功?虽然联想曾经演绎了PC市场的奇迹,但在手机市场联想面临的压力要大很多了,不能获得市场的追捧,那么接下来呢?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YMS工作室 » 老罗的前五和元庆的前三,只有口号和理想不行

分享到: +More

评论 沙了个发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