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资讯
  3. 互金行业“黑暗森林法则”:雇佣水军,相互绞杀

互金行业“黑暗森林法则”:雇佣水军,相互绞杀

 互金行业“黑暗森林法则”:雇佣水军,相互绞杀 科技资讯

互金行业正处在黎明前最深的黑暗——监管收紧,整顿不断,行业大洗牌。

在行业最动荡不安之际,一股暗流开始涌动:一些人试图借用最强监管的利剑,致死对手。

行业进入“暗黑时代”——哪个平台崭露头角,潜伏在黑暗森林的猎人们,就会举枪朝他射击。

而水军团队,也在嗜血的残杀中,悄然崛起,业务逐渐繁荣。

或许,比监管和洗牌更可怕的,是人心。

  01 谁是幕后黑手?

2014年初,人人贷前脚刚庆祝获得1.3亿美元的融资,后脚就发现官网被黑了。

黑客采用DDOS攻击,迫使网站瘫痪,长时间无法访问。

与此同时,人人贷的安全服务提供方安全宝表示,已联系到了发动攻击的黑客,黑客承认,“受到人人贷竞争对手的指使”。

这算是互金行业早期,内部相互攻击的事件。

这几年,行业从狂热到冷清,大家不仅没有抱团取暖,反而开始上演一幕幕“自相残杀”的大戏。

去年末,一篇名为《有利网资产端核心团队2000余人离职50亿余额或无人监管》的文章在朋友圈疯传,在揣测质疑声音浩荡前,有利网火速在公众号回应,称是团贷网在有组织、有预谋地黑有利网。

外界目光全部被两家你来我往的公关战吸引,有利网贴出团贷网“特意到处发红包,让大家转发相关谣言”的截图,团贷网则回击“我们没有有组织的去黑任何人,纯粹是一个事实”。

有些平台,是公开撕逼;而大部分则是让猎手躲在幕后,打黑枪。

近期,理财范也受到了有预谋、有组织、“波浪式”攻击。

8月底,理财范CEO申磊收到了一位朋友的警告,称理财范“最近会有麻烦,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本以为是捕风捉影,没想到十几天后,风暴真的席卷而来。

9月18日,一篇《理财范,下一个e租宝?》的文章,在各大论坛流出。随后几日,多篇内容一模一样的帖子出现在网上,标题都是“e租宝”、“虚假融资”、“自融”等触目惊心的关键词。

最高峰时,网上可收集到的相关理财范的诽谤内容能达到1662条。

申磊和团队一边对诽谤文章投诉处理,一边抽丝剥茧,寻找水军源头。

结果,发现所有的证据矛头,都指向某个竞争对手,“我们初步判断,这是对手的恶意竞争”,申磊说,很心寒。

最近,捷越联合也陷入“舆论风暴”。

最开始是在一些小论坛上,出现负面帖子,标题足够抓人眼球。

但内容牵强,用似乎专业的分析手法,得出惊悚结论,但业内人士,又能看出破绽。

而发帖者,都是刚注册不到一天的新用户——只发了三篇帖子,皆是捷越联合负面。

一些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公众号也表示,都在后台收到了关于捷越联合的负面消息链接。

由此可见,从论坛到新媒体,事件逐步发酵,人为操作的痕迹极为明显。

曾从事水军行业十年有余的罗彬,在水军圈算是领袖级别的人物。

“从内容上看,是写手操作,而从发帖的ID分析,同名的几个ID分别发了几十个论坛,完全是水军操作手法”,罗彬推测。

一本财经记者很快找到了蛛丝马迹,一些账号注册时,绑定了手机号。

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害怕担责,立即承认是“受人委托”发帖,并提供了一个委托者的QQ号码。

顺着这条线继续追踪,对方再次抖出,背后还有一个幕后指使者。

而此时,不管是写手的安排,还是水军的操作,所有线索都指向一个人——某互金公司的创始人。

而这家公司,在业务上和捷越联合有诸多重合。

如此可看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黑舆论事件——幕后有人操控,步步推进,有条不紊。

这些只是各种黑舆论大战的冰山一角。

每天,在网贷之家、网贷天眼等理财投资用户聚集的论坛中,爆料帖和洗白帖交织在一起,背后都是多股力量的博弈。

  02 水军即猎枪

不止互金平台间斗争激烈,郭德纲“说相声的盼望死同行”金句,在各行业都适用。

从3Q大战,到双11大战,从王老吉和加多宝的世仇,到霸王洗发水被黑,黑舆论从未间断。

行业里灰色的内斗内耗,已溃烂成脓疮。

霸王的掌门人万玉华曾哭诉:“在中国做企业为什么就这么难?”

万掌门的哭诉,就如中国企业家们的内心呐喊:大家在中国把企业开下去,要与外企、政府博弈,就像过独木桥一样艰难,为何还要相互伤害?

商场如战场。而在中国,更像野蛮的莽林。

在这个无序而莽草丛生的森林中,任何的攻讦、坠落、背叛乃至屠杀,都如宿命纠缠不断——在任何你觉得达到顶点的时刻,回头一看,都有无数人在试图将你拉下来。

而舆论战的兴盛,拉动了水军产业链,给了他们重新崛起的机会。

水军罗彬说,最近生意确实不错。

都说水军的黄金时代已结束,但罗彬看到了“新的曙光”。

在论坛时代和微博时代,他们用最擅长的“灌水”,轻易操控着舆论。

自从进入微信时代,水军的势能越来越弱。

“因为微信是一个圈层社交产品,是一个半闭合的状态”,罗彬说,微博时代的“广场舞文明”结束,进入微信的“部落文明”。

新的游戏规则,让水军难以渗透——水军文明一度衰落,很多水军大佬都隐退江湖,回归平淡。

没想到时代给了水军一个新的机会——互联网进入“暗黑时代”。

“只要哪个平台稍微有点成绩,潜伏在黑暗森林的猎人们,就会举枪朝他射击”,罗彬说,这就是互联网圈的“黑暗森林法则”,和《三体》里的世界一样残酷。

在《三体》中,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林间,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这和如今的互金圈如此相似,相互绞杀,既为了自保,也为了进攻,“他人就是地狱”。

而在这个生态圈里,水军就如猎人们的猎枪。

他们的负面生意,开始进入鼎盛状态。

而此时,水军开始有扬眉吐气的征兆。

以前在论坛上发一个帖子,只需要“五毛”,这也是“五毛党”传说的由来。

而罗彬直接将价格升到了一块到五块。

在网站上发稿子,如果是黑稿,价格会涨3-5倍。

即便他漫天要价,依然买者云集。

因为市面上有能力接黑活的人不多,加上很多水军撤离战场,坚守者少,罗彬成了为数不多的首领之一,议价能力极强。

而互联网金融圈,成了黑舆论的“重灾区”。

这一年来,罗彬已接到十几单互联网金融圈的“黑活”。

“大部分是客户提供稿件,因为水军写得太水,引发不了恐慌,打不到七寸”,写手和水军需要紧密配合。

罗彬也增加了一些策略技巧。

黑稿比较容易被删稿,他的打法是一个论坛同时发布几十条,“增加删稿难度”。

而他还会铺设一些特别小的论坛,“让对手都找不到人删稿”。

罗彬目睹了太多公司间的“自相残杀”。

有一次,一个客户发了对手几十条负面新闻,被泼脏水的公司,也找到了他,要求发对手的负面。

他就两头收钱,看着两个对手相互拉扯,把对方拉向深渊。

但罗彬对此并没有负罪感,他认为水军只是手段和道具,是用来捧红一个明星,还是棒杀一个对手,全看使用者的心意。

然而在互金圈,大家似乎都是嗜血的战士,手段阴险,招招致命。

“水军只是执行部门,而打法和战术,都是客户制定,招数确实狠辣”,罗彬举例说,一些互联网金融的客户,会要求将某平台快跑路的新闻,发到理财投资人聚集的论坛上。

“很多人难辨是非,可能会引起恐慌,而互金平台,最害怕的,就是集中债权转让和流量停滞,因为资金链断裂,平台就可能倒闭”,罗彬认为,这也是互联网金融成为“重灾区”的重要原因——任何攻击,都可能是对手的致命一剑。

  03 争霸之战

一边是水军的业务繁忙,一边是平台的被动防守。

一旦陷入黑舆论漩涡,平台需要花数百倍的精力,才能平定舆论。

“常常是一篇负面出现,铺设100个论坛,我们就需要通宵去沟通”,遭遇过黑舆论事件的某平台公关负责人曲丽称,可能对手只需要花1000元,公司需要花10万元才能将事件平息。

有时候,平台出招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手的客户看到,影响流量;有时候也是为了让“监管层”看到,试图用监管的利剑,一剑封喉。

曲丽称,他们的黑新闻,刚发出来就被人转发到监管层的群里,“或者直接转发到监管领导的个人微信上”。

公司不得不一个个领导去解释,“对手出手极为阴毒”。

黑舆论做得巧妙,真正是四两拨千斤——用极小的钱和精力,让对手焦头烂额,甚至身败名裂。

理财范在上一次的被黑事件中,虽投资人相对理性,但多少还是影响了平台流量,发生了一定的“债权转让”。

而一些平台,因为负面缠身,不得不黯然退场。

去年9月,融金所被曝遭遇经侦突查,其中8名高管被刑事拘留。虽然2天后,8名高管全部取保,但此事件却将融金所拉进深渊。

据媒体观察,融金所投资人数量急速从近两万人,腰斩到9千人。

重压之下,融金所急速卖身,将51%的股权卖给了团贷网等公司。

这也是P2P行业首个并购案例。

负面缠身到卖身续命,可见舆论影响之大。

正是知道舆论在互金行业的致命性,猎手们才将水军,作为最有力的“武器”。

而此时,行业进入急速洗牌期,诸侯林立,百家争鸣,已到了最终的争霸时代。

春秋战国时期,合纵连横、勾心斗角的一幕幕,同样在这里上演。

对平台自身而言,获客成本已过千元,数字依然持续攀升;资产荒问题,从去年便蔓延、泛滥,优质资产的抢夺战愈演愈烈;而风控和坏账率,却是每个平台讳莫如深的话题。

这还只是内忧,还有外患。

监管收紧、整顿不断,行业已设定银行存管等隐形门槛,越来越多的平台由于经营不善,提现困难,最终转型,或者歇业停业。

在如此动荡不安的背景下,大家开始变得不择手段,抢夺存量客户。

给竞争对手泼脏水,让投资人人心惶惶,即便不产生挤兑,也可以掐住流量,增长停滞。

除了抢用户和流量,还可以抢夺资产。有媒体曾分析,有利网和团贷网大打出手,就是因为资产端早已是针尖对麦芒。

目的无非一个,踩着对手的尸体爬上去。

而监管层也开始意识到,不正当手段的竞争,正在导致行业声誉下滑。

就在12月1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了惩戒委员会和申诉委员会,目的就是惩戒不正当竞争。

  [音符]

“用伤害行业的方式来换取自己的利益,是愚蠢的,无异于杀鸡取卵”,理财范CEO申磊称。

而杀红眼的战士们,似乎对于行业的理性呼唤,置若罔闻。

但他们大概忘了,对秩序的集体破坏,最终会受到秩序对破坏者的报复。

行业的水搅浑了,监管收紧,行业口碑跌落低谷,谁还可独善其身,全身而退?

中国的企业,一直都在黑暗莽林中跌跌撞撞前行,我们离真正的商业文明,还有多远?

yms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访客的头像

留言列表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